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财新新闻
拆《甘柴劣火》读十余篇财新一种洗稿鉴别机制初试
更新时间:2019-06-24 09:29:45 点击数:40 

  自呦呦鹿鸣的《甘柴劣火》遭到财新记者王和岩“洗稿”指责后,在本文面世之前,网络上已经有一些对比结果,利用论文查重、个人感受等方式,对双方的文本进行了对比。但是,由于财新网大量作品处于付费墙之后,很多此类对比并未基于完整的财新稿件。

  本文着眼于以一种标准化、可数量化的方式,对《甘柴劣火》和财新稿件进行对比;这种对比不仅仅基于文本,更着重于“新闻独创性”——衡量这种独创性的标准很简单,“首发、原创”即可;即首先将该事实挖掘出来,并以正式稿件呈现出来的人(或主体),享有新闻独创性;此人对后来者如何使用这一素材,具备合法范围内的主动定义权。

  我们的目的,不是对《甘柴劣火》的性质做判断,已经有太多新闻前辈做出了精彩纷呈的论述。我们仅仅想在今后爆发此类争议时,提供一个认定的方法和尺度;并且这种方法和尺度,最好能够以尽量简单、机械的方式完成,为计算机算法介入做准备。

  这种方法的创始者,来自于霍炬;他在起诉差评一案中,首先将洗稿这一行为带上了法庭。在这场诉讼中,霍炬及其律师将差评稿件分为19个信息块,其中18个信息块,被一一对应到了霍炬的原创稿件中。

  我们认为,这种“信息块”比对方式,能够识别出那种转换字词、多文摘抄、颠倒次序、叙论杂糅等高级洗稿手段,应该得到重视和推广。出于对首倡者的敬意,我们建议将这种比对方式命名为“霍炬识别法”。

  对《甘柴劣火》和财新王和岩稿件应用“霍炬识别法”的工作,由山寨发布会冲科技记者李晓蕾、徐晶琳、罗语嘉完成,徐晶琳进行了统稿,阳淼进行最终审定。

  以下为《甘柴劣火》与财新网以王和岩为主的稿件的对比,以及对《甘柴劣火》一文原始信息源的推测,以最早公开发表的信息为原始信息源标准。对比以《甘柴劣火》的小节为序进行区隔。我们对一些核心新闻点进行了标注。

  《甘柴劣火》一文一共八个小节。第六小节是作者的个人感受和十年砍柴的博客;第七小节全部是对中青报31年前报道的回顾;第八小节主要是收尾工作;其中发生在近期的密集情节集中于前五小节,引起争议的也基本全部在这五小节。

  所以,我们集中统计了该文前五小节的信息块和表述方式。作者明确引用的部分,我们标明“注明X处”。统计比例如下:

  第一小节:共8个信息块。其中财新王和岩33%;财新周淇隽40%;兰州晨报《致武威市凉州区委政法委的一封公开信》14%;凉州网13%(1处引用,注明1处)。

  第二小节:共6个信息块。其中财新王和岩16%;《长江商报》记者手记8%(1处引用,注明1处);柴静《看见》8%(1处引用,注明1处);中国青年报17%(1处引用,注明1处);甘肃省检察院16%(1处引用,注明1处);新京报16%; 搜狐网弧度栏目16%(1处引用,注明1处)。

  第四小节:共7个信息块,财新王和岩85.7%(5处引用,注明1处);腾讯探针14.3%(1处引用,注明1处)。

  第五小节:共9个信息块,财新王和岩38.9%;侠客岛22.2%(2处引用,注明1处);11.1%(1处引用,注明1处);郑州中院11.1%(1处引用,注明1处);中央纪委电视专题片《巡视利剑》16.7%(2处引用,注明2处)。

  比较特殊的是第一小节,需要额外说明一下:本节相当一部分原始信息出自于《兰州晨报》公开信,《甘柴劣火》引用了部分未载于财新报道但见于公开信的细节。但是,兰州晨报否认了曾公开发表该公开信,而财新对该公开信的存在和内容予以了证实。

  按照《甘柴劣火》一文开始“所有信息,均来自国内官方认可、可信赖的信源”的表述,未公开发表的公开信不应作为信源。所以此处折中,将出于公开信的信源分平分给财新、《兰州晨报》公开信。

  经过以上对比,可以看出,《甘柴劣火》一文中,前五小节中,有三个小节,出于财新报道的内容比例超过了三分之二,第三节更是达到了100%;第五小节直接出自财新的内容,也超过了三分之一。而前五小节35个信息块中,注明出自财新或王和岩的,总共有3处。

  财新记者王和岩已经明确拒绝了《甘柴劣火》对上述内容的引用。而如果失去了这些内容,《甘柴劣火》是否还能引发如此之大的反响,读者诸君可以自行判断。

  必须要承认,此项工作比我们一开始预期的工作量要大得多。霍炬诉差评洗稿一案中,原告、被告均只有一篇稿件,面临的仅仅是信息块拆分与对比;而在甘柴劣火一稿的比对过程中,每个信息块需要从十篇左右的财新或其他媒体稿件中寻找出处,还要确定该媒体是首发,还是也转引其他官方渠道或媒体。

  此外,有些信息块的内容系整合好几篇稿子而成,不存在简单的一一对应关系。所以最终的进度比我们预期的成稿时间大大拖延了。

  尽管如此,我们仍然看好这样做的前景。作为国内最大的原创内容平台,微信已经启动了对洗稿的针对性措施;在著作权法几乎无法作用于洗稿行为的今天,这一步迈出得兼具勇气与正气。

  不过,据传媒学者魏武挥透露,微信洗稿合议小组的工作过程,仍然需要“耐着性子去仔细阅读两篇自己其实毫无兴致的文章”,并且“阅读的体验并不好,时间也消耗了很多”。

  魏武挥表示,他依然愿意干这事;我也听到其他的合议小组成员表示,很珍惜这个维护原创氛围的机会;但我们仍然希望,能够把出处寻找、信息对比、引用比例这些每个合议人都在重复做的基础工作,抽离出来,一次性完成。

  这样,合议者和感兴趣的围观者,能够越过大量低层次的工作,直接在新闻和创作的本质问题上进行判断和研讨。

  最后,坦率表明,我希望这种基础工作仍然是有酬的。整个冲科技内容团队五个人用整整两天的时间完成梳理、结构化、多重源查找、比对、排版输出工作,并为此加购了一个财新账号(原有的一个不敷使用)。

  财新网周淇隽稿件《武威张永生被认定六年间敲诈5000元,嫖娼不成立》(发表于2016年2月6日)

  财新周淇隽稿件《武威张永生被认定六年间敲诈5000元,嫖娼不成立》(发表于2016年2月6日)

  财新网王和岩稿件《甘肃武威原“火爆”被查 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》 (2018年07月14日)

  王和岩稿件《甘肃武威原“火爆”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》,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。

  王和岩稿件《甘肃武威原“火爆”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》,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。

  王和岩稿件《甘肃武威原“火爆”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》,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。

  王和岩稿件《甘肃武威原“火爆”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》,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。

  王和岩稿件《甘肃武威原“火爆”被查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》,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。

  探针《武威抓记者事件追踪:张永生采访路上被带走 回家后疑被噤声》(发表于2016年02月23日,现已停刊)

  王和岩稿件《甘肃武威原“火爆”被查 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》(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 )

  王和岩稿件《甘肃武威原“火爆”被查 曾导演构陷记者特稿精选》(发表于2018年07月14日 )

  财新记者王和岩、孔晓琦稿件《强人王三运:甘肃王的权钱往事要案回顾》发表于2018年5月14日

上一篇:秦俊杰杂志发布 盐系风干净自然_高清图集_新浪网


下一篇:《甘柴劣火》争议:新闻作家这是新工种的诞生?